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代表李咏唔湜金牛座芣怕撞南墙

2020-09-17 12:52:12|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对话人物:李咏、刘玮

对话时间:2005年4月6日

对话地点:建外soho某酒吧

《新周刊》颁奖当天,城市的那一端是闪光灯围绕的喧闹,城市这一端,我和李咏坐在傍晚无人的酒吧里聊天。说“聊天”而不是“采访”是因为,如果你和李咏摆出一副“面对面”的架势,那绝对不是他的风格,他会用一种半报告文学半开玩笑式的回应;但是如果你用一种闲聊的方式和他沟通,李咏就会以他那种熟悉的笑容以及诸多生动的细节展现出他跳跃的一面。

之前,我一直觉得李咏是个极为可爱的人,但现在我更喜欢她的女儿,那个在电视中看到女观众与李咏拥抱就关电视的小姑娘身为当事人,身上跳动的似乎是比李咏更古怪机灵的细胞。我想,一个能把女儿描绘得如此绘声绘色的父亲,一定也是极爱女儿的。

现在医务室挂号开安眠药的只有我

新京报:这次已经是你第三次获得《新周刊》“年度节目主持人”了,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似乎最佳主持人的头衔都被你拿走了,这么频繁的获奖对于“奖”还有感觉吗?

李咏:其实得的奖是不少,但是自己亲自去领的很少,所以没有那种特“江湖”的狂乐,但是有时候我也会把奖杯放在那,然后自己看半天,偷着乐还是有的。(笑)

新京报:在前几天采访你夫人哈文时她说过,频繁获奖你的压力也很大,中央电视台医务室的安眠药除了让崔永元拿走的,剩下的基本全让你开走了,失眠得很厉害吗?

李咏:小崔现在已经不在医务室开安眠药了,现在在医务室开安眠药的挂了号的就是我。我失眠主要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录制节目本身造成的,因为在一段时间内可能录制工作会排得比较紧,一天两场,要连着录六七场,每天我把观众送走,半天这兴奋劲儿还没下来呢,回来之后怎么能塌实睡觉呢?第2天还要保持一个兴奋的状态,只能借用一些外力让自己睡觉。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我自己比较“作”,因为晚上是我精力比较旺盛的时候,觉得比较安静,相对属于自己。这个书房就是我的世界,我可以由着性子想很多事情,我会经常半夜一点多钟抓起给别人打,第2天他们有时候碰见我夫人就会抱怨,“李咏怎么回事,半夜一点给我打。”(笑)这个我也知道是一个不好的习惯,长期下来还是要靠药物治疗。我这个失眠不是单纯一个心理压力的问题,它也是工作性质和我一些不良的生活习惯造成的。

我用了7年时间,终于进入了主持人的主流

新京报:处在你现在这个位置,可以说是全国最好的主持人了,谁都盯着呢。

李咏:现在我可能会有一些压力,但是无形的。比如以前我做节目大多是在夹缝中生存,每天就鼠标形状是个类三角图形箭头是担心节目会不会被毙。现在可能说一句话的时候考虑得要多了,还有就是像跟媒体说话的时候会有所保留。

今年在上海我得到一个主持人的专业奖,它把年度主持人给了一个娱乐主持人,拿完奖之后我就



扬州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专家建议
一岁宝宝腹泻腹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