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场地污染环境安全的高风险区

2019-05-14 16:48:15| 来源:| 编辑:| 点击:3次

场地污染:环境安全的高“风险区”

7月28日,北京市第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高安屯生活垃圾焚烧厂点火试运行。焚烧厂每年将焚烧处理生活垃圾53.3万吨,解决了朝阳区一半的垃圾处理量,余热每年可发电2.2亿度。高安屯垃圾焚烧厂顾问总工程师刘申伯表示,垃圾焚烧后产生的炉渣大约是垃圾总重量的20%%左右。

垃圾处理方式从填埋变成焚烧,减少了垃圾量,这样,不仅节省了需要用于填埋的土地,也大大减轻了对场地的污染。

———污染现状———

水、大气的污染是人们在生活中经常接触并重点关注的环境问题。其实,场地污染也是我国无法忽视的环境问题。在日前环境保护部举行的“中国POPs污染场地国际研讨会”上,一些触目惊心的现象被公布出来: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是指一些人工合成的化学品,具有毒性、难以降解、可在生物体内蓄积的人工合成的有机物质;具有致癌、致畸、致突变性,并干扰内分泌,对人类的危害将波及几代人。而农药行业是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涉及面最广的行业。我国是农药生产和使用大国,其生产企业多数建于上世纪60、70年代,生产设备简陋,工艺落后,没有污染治理设施,生产过程中排放的“三废”对周边环境造成了严重污染。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在禁止部分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化学品生产以后,大多数相关生产企业没有进行生产设备和场地的清理,个别生产企业清理出来的有毒有害废物只是简单地堆放在厂区内外,堆放场地多数没有防护措施,造成周围土壤和地下水产生严重污染。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含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多氯联苯(PCBs)电力设施,其封存和暂存场所大都已达到封存时限,部分电力设施已出现泄露,成为环境污染隐患;此外,含废弃农药和二恶英废渣和飞灰的不规范堆放也是污染场地的滋生场所。

一些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我国部分地区发现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高污染场地存在重大隐患。随着城市经济发展和产业及产品结构调整,根据《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明年大批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生产和使用企业将逐步被关停转产或搬迁,这些受到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污染的生产场地将成为潜在的污染源,环境风险极大。

———突发灾害———

场地污染除了有关工业企业的排放造成外,一些突发事件也造成了场地污染。比如在四川地震中,厂房倒塌,危险品泄漏,进而污染水和土地,形成了场地污染。

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说,四川地震灾区是我国高危行业相对集中的区域。据统计,成都、德阳、绵阳等地有化工企业上百家,其中国控、省控重点化工企业就有45家;危险废物生产单位59家。

地震发生后,四川什邡市蓥峰实业有限公司和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穿心店基地厂房倒塌,100多名公司员工被埋,厂内液氨储罐和硫酸罐发生泄漏;绵竹市汉旺镇丰磷化工有限公司垮塌,造成设备内的黄磷暴露燃烧;青川县的南郊凯歌肉联厂发生了液氨泄漏问题。此外,环境保护部在对什邡化工园区20家重点企业进行了紧急排查,发现园区存有约3000余吨黄磷、浓硫酸、磷酸、液氨等危险化学品,一些化工厂的危险化学品未设置围堰,部分化工厂污水收集池和事故应急池有污水外排的隐患。这些泄漏或外排的危险品,都可能对场地造成污染,进而危害到人们的健康。

———危害途径———

场地污染是如何对人们的健康发生危害的呢?中国环境科学院李发生研究员在“中国POPs污染场地国际研讨会”上说,污染场地会通过多重途径危害人体健康。比如人直接摄入,或皮肤接触污染的土壤或粉尘;吸入污染土壤的蒸汽、饮用被之污染的地下水、地表水;使用被污染的植物和动物产品等。

———存在问题———

场地污染会对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造成各种危害,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吴舜泽研究员说,目前我国场地污染治理方面还存在重重困难。如缺乏污染的基本数据,缺乏鉴别的标准以及修复程度指标,修复治理的成本难以估算;缺乏成熟的工程治理经验,各类不同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治理技术和成本存在差异,核算困难;在法律法规中,企业、地方政府、中央政府要求不明确,可操作性差;国内缺乏制度性的投入机制,工作重心仍然是解决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这样的常规污染物,可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尚未正式提上治理“主渠道”。

吴舜泽说

场地污染环境安全的高风险区

,目前,我国除了少数试点项目外,基本上还没有开展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场地污染的治理修复工作。比如,我国杀虫剂类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生产企业中,只有不到20%的企业对其废物和场地进行了污染防治,而没有防治措施的企业中,又有80%的企业属于已转产或关闭的历史企业,这就给已废弃的污染物以及污染场地的治理带来了困难,而“谁污染、谁治理”的也难以落实。

“总体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场地修复治理还是处于历史欠账状态。污染场地修复的滞后与我国对于土壤污染防治要求的滞后是相一致的。”吴舜泽说。

此外,环境保护部对外经济合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庄国泰说,我国在污染场地领域的管理工作才刚起步,政策、标准、技术和资金机制等都处于空白状态,监管能力和公众意识急需提高。

———治理对策———

庄国泰在“中国POPs污染场地国际研讨会”上呼吁,国际组织和双边机构应进一步重视和关注污染场地问题,与中国政府一起,共同探讨并致力于解决污染场地问题,提供资金、技术和管理方面的支持;同时希望有关省市环保部门要积极配合,认真落实国家相关政策要求和履约《国家实施计划》确定的相关工作任务,共同推动解决这项关系人民健康的环境问题;希望专家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持。

李发生说,我国可持久性污染物污染场地问题多,修复难度大,不能一蹴而就,而是应该采取一定的优先性策略。要优先监控、治理修复土地利用上具有紧迫性的,污染具有扩散性和二次污染危害的,高风险的污染场地;优先修复技术经济上可行的污染场地。

地震等突发重大事件,会造成包括场地污染在内的各种污染问题。清华大学王伟教授认为,国家应强调建立包括明确环保目标、技术、标准等在内的应急系统。“目前,我国各级政府都建立了应急部门,一旦事件发生,相关人员能很快的行动起来,不过,这只是在行政功能上的。其实,对于环境突发事件来说,核心问题是解决污染后果,这就需要有相应的技术、标准和对策。

“在四川地震发生后,政府部门行动很快,但专家组的应急措施却难以统一。这是因为我国没有相应的技术储备,使用各种技术,最终结果是什么,专家们心里也没有数。”王伟说,比如垃圾和尸体通过隔离和深埋,在短时间内切断了传播源,但死禽容易腐烂,即使是深埋在地下,腐败后,也可能通过雨水等进入水源,对场地和饮用水造成威胁。因此,是深埋、焚烧还是运出灾区处理,采用哪些技术等等,都需要提前设想、研究和论证。

“还有,在受灾群众的安置期,几百户人生活在一起,比起原来的独门独户,人口相对密集。而环保设施都是临时的,处理能力有限,容易发生场地污染等问题。因此,在救灾等处理过程中,特别是在抢险规划时,就要有环保的一席之地。可能带来潜在的环境污染是什么,采用什么技术和措施来处理,污染物进入环境中时能控制到什么程度,采用什么技术措施控制什么污染,技术和措施对下游水源和当地环境可能会产生什么影响……这些都要了解清楚,并提前做好准备。”王伟说。

■缘起

“虽然我国还没有系统开展过POPs污染场地的调查,但可预见中国的POPs污染场地种类多样、情况复杂、形势严峻。”环保部POPs履约办主任庄国泰曾表示,据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一些地区发现的POPs高污染场地存在重大隐患。

专家认为,由于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需要,很多废弃的场地很快被重新利用,污染场地治理工作刻不容缓,建议国家应及时系统地对污染场地开展调查和评估,进一步完善政策法规,明确各种污染场地的管理标准,建立科学的环境无害化管理体系,制定环境无害化修复战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