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代嫁双面妃第四百八十五章她要死了营养

2021-01-15 03:18:4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代嫁双面妃 第四百八十五章 她要死了

齐子煜听了回禀的声音心中一跳,玉妃醒了,却没有说她身边的人如何,消息说玉妃身边的人也就是颜以筠出了意外,那如今颜以筠的情况又是如何,他眸子里更显焦急。

“醒了?”太子也是一惊,立时站起身随着那前来回禀的人去看望,焦急之色立显,之前那云淡风轻的跟楚泽在一起勾心斗角的人仿佛并不是他。

“太子殿下,既然玉妃已醒,是不是这寺中的人可以被放了。”楚泽见事情有了转机,忙开口问道,想要再楚渊离开之前将事情扭转过来,可惜却提醒了楚渊,让他脚步一顿,没有回头的想了想,才道。

“玉妃虽醒,却还不知是何情形,而且这寺中凶手尚未找到,如何能够放人?”楚渊反问了一句,带着讽刺的意味,这便是仗势压人,可楚泽却毫无办法反驳,毕竟刚刚自己也是表示了对他做法的赞同。

这有苦说不出来的难受让楚泽心里的气更盛了一层,他原本想要借此机会赶紧让宋珺瑶离开普济寺,日后就算有了什么证据,也不能公然去丞相府或者齐侯府拿人,可是谁想到楚渊丝毫不因为玉妃的转醒而开心改变初衷。

“太子殿下说的是,”楚泽只得低头应是,转而思索对策,齐子煜却突然开口躬身道“太子殿下,臣愿随同殿下前往,也好了解情况,相助缉拿凶手。”

楚泽一愣,心里愈发觉得不好,此事本就不该让齐子煜知晓,更不能让他见到那个神似苏络锦的女子,刚要说什么制止,楚渊却先开口。

“也好,齐侯的能力是父皇都赞赏过的,”楚渊这才转头,看了齐子煜一眼,眸色沉沉。却还是同意。

宋丞相一直留在宋珺瑶那里看顾,齐子煜又随楚渊一同离开,楚泽却无处可去,只得继续留在前厅。默不作声的思索这里的关系,最后若是楚渊执意追究,宋珺瑶是保还是不保。

他既然来此,就是为了保住宋珺瑶,以按住宋丞相的心思。否则以他老j巨猾的性格,恐怕看着他如今情势不对,早就公开投靠了太子,不过今日,若非是需要救宋珺瑶的命,恐怕宋丞相是不会公开与他一起露面,表示自己的立场。

宋珺瑶这个棋子不能丢,齐子煜也要靠她维系,可是若真的被发现,楚渊是不会因为宋珺瑶的身份而手软。况且涉及他的事情,楚渊恨不能给他剪除羽翼,哪里会心慈手软。

手里的茶水在这样温热的天气中一点点的变凉,可楚泽连动作都没有变过,这个局是宋珺瑶亲手布置的,是一个杀招,可是却愚蠢至极,如今牵连他进局不说,楚渊、玉妃、宋丞相、齐子煜都身在其中,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是千丝万缕的联系。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一切只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相似,楚泽不由得怀疑自1950己当初选择宋珺瑶来维系齐子煜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本以为是个聪明的女子,懂时事知进退。可如今看来鞋子。如果能镶嵌满自然好,也不过是为了争风吃醋而疯狂的女人。

楚泽心里叹了口气,既然他出了面,便没有此时退缩的道理,这是楚渊成为太子之后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若今日败了。恐怕他日后能够与楚渊相斗的资本会更少,若非必须孤注一掷,便之有养精蓄锐。

齐子煜被挡在了门外不得进入,只能听屋内交谈声传来,寺中但凡有些医术的人都聚集在这屋子之中,却皆是凝重的神色,任凭楚渊几次询问,都找不到症结所在。

“看情形却是是心疾,不像是普通所见的中毒之症,若是太子殿下不信,还是请太医过来看看。”

“若无旧疾,便是新发,或许是当时围着的传统零售百货业由于经营成本上的压力人太多,空气不畅,也会引发胸闷气堵,心疾之症。”

齐子煜越听越皱眉,这到底说的是谁,中毒?中什么毒?难道不是刺杀,是下毒?他咬了咬牙,正想找个借口上前进入屋内,可门突然开了,楚渊向外看了看,招手让他进入。

屋内分为内外两间,楚渊和一众大夫和尚都聚集在外面的屋子里,里面有帘子相隔,想必是安置玉妃和颜以筠的地方。

“太子殿下有何吩咐?”齐子煜眼神瞟过,在隔断的帘子上顿了顿,才问道。

“这里的情形你也听到了,诸位虽然不是宫中太医,可也有本他们可以原谅你的过失王府上的大夫,这普济寺的高僧,都无法看出为何突发心疾,虽然如今玉妃醒了,可依旧虚弱的很,口不能言,还无法说出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当时在玉妃身边的人也都一一问过,不曾有举止有异之人,而且除了玉妃之外,还有一个女子也是同样的症状,如今尚未醒来,你来看。”楚渊带着齐子煜稍稍掀开帘子一角,露出屋内一边的情形,那里摆放着一个简易的木床,上面平躺一女子。

齐子煜眼神扫过,心跳几乎停滞,正是颜以筠,虽然帷帽面纱皆在,挡住了她大部分面容,可她的身形又岂是他能忘的。

颜以筠脸色惨白,毫无鲜活之气,侧耳细听也难察觉到她呼吸的声音,如同随时有可能死去一般,齐子煜心里一直往下沉,想象猜测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从指间一点点的麻木开始顺着手臂攀爬到肩膀,然后蔓延至头顶。

他要失去她了,只是这短短几日的时间,她就遇到了这样的危险,明明说好要斗到最后分出输赢,明明答应要保护好她自己,可现在这是为什么!齐子煜脑子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楚渊到底说了什么,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死了!

手脚都已经麻木失去知觉,唯有眼珠尚能动弹,可是却也盯着那个单薄的身形一动不动,他心里此时方才知道这样的绝望并不是原来哪一次可以比拟,哪怕她离开自己,哪怕她被刺痛伤心,可是起码她还活着,只要她活着,一切都能重新来过。

可是她要是死了呢?她死了他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未完待续。

小孩子积食怎么办
济源专治白癜风医院
北京妇科医院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