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仙玄传说第五百五十三章强强联手营养

2021-01-15 03:18:3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仙玄传说 第五百五十三章 强强联手

刀无双用紫气远强于荆长风的真气,所以他一代替荆长风来为段命续送真气,其气色立刻有些好转起来,才能在无人为他续接真力的情况下与沈凝嫣说了这么久的话。

段命苦恋沈凝嫣,特别是在弥留之际,最想见到的人便是沈凝嫣,也正是这个愿望在一直支撑着他坚持活下去,一旦这个愿望达成,他也就没有必要固执的留在这个世界了。

正像刀无双所说,有些人,的确是赖活着不如好死。尤其是段命这种在刀头上舔血的杀手,就算能在荆长风或者刀无双的续接真力下苟延残喘,在他们心却宁愿一死也绝对不要这样的活法。

“沈姑娘能在段兄弟生命最后一刻来到此地陪伴他走完这一段路程,请受我荆长风一拜。”得知段命已经离世,荆长风首先恭恭敬敬的向沈凝嫣躬身下去。

沈凝嫣连忙摆手侧身不受他这一礼,道:“荆兄不必多礼,凝嫣只是和刀大哥打赌输了,所以才愿赌服输而已。”她之前一直称刀无双做“刀兄”,此时却不由自主的称起了“刀大哥”。

刀无双却摇头道:“此言差矣,这一路之上,不管路途艰难,人心叵测,但沈姑娘从未露出过不满之意,要不然我老刀怎能如此顺利就赶到比上一年增长11.18%。调研显示此处?”刀无双这话倒也不是信口说来,因为不是一个能狠下心来逼迫女子的人,如果沈凝嫣不从,他是绝对无法将其带来的,想比之下,这一路之上那些法云齐天之流倒也算不得什么了。

沈凝嫣摇头叹道:“说实话,凝嫣并不喜欢段命大哥的为人,他做事太过于执着,人力有穷,很多事情并非是他的能力可以承担的,但他却非要揽下来,即使到最后毒发身死,他也未曾办成此事。”她不由自主的叫了刀无双一声刀大哥,这时自己也察觉到有些亲密,连忙也改口将段命称之为了“段命大哥”。

刀无双摇了摇头,道:“沈姑娘,你喜欢吃苹果吗?”

“不,我并不爱吃。”沈凝嫣微微一愣,不知道刀无双怎么突然问起她爱不爱吃苹果。

刀无双微笑道:“沈姑娘,你不喜欢吃苹果,是苹果的错吗?”

沈凝嫣一愣,旋即恍然道:“是,凝嫣受教。”

她不喜欢吃苹果,当然不是苹果的错,她不喜欢段命的为人,当然也不是段命的不是。刀无双简单的一句话,便让冰雪聪明的沈凝嫣明白过来,当然受益匪浅。

这时,慢慢回过神来的霍君白长叹一声,道:“我去挖一个墓,咱们去将段叔叔葬了罢?”

荆长风道:“沈姑娘,霍兄弟,我们学武之人也不必讲究什么俗礼,段兄和我一声杀人无数,又有谁给那些人安葬?我们能将其火化了就好。”

沈凝嫣眼透出些许不忍,低声道:“古人讲究入土为安,这么样做是不是不太合适?”

刀无双摇头道:“荆兄说的不错,段兄的尸身了韩无杀的奇毒,埋在地下也许会引起尸变,到时反让他灵魂不宁,一把火烧成灰最好。”

既然二人都这么说,霍君白和沈凝嫣也只能表示同意,当下几人便点起火来烧化了段命尸体,将其骨灰收集到一个酒坛坛之,而后埋在了竹林之。

看着竹林微微拱起的小小坟包,霍君白心百感交集,段命身为一代刺客,他手下一把刀不知道决定了多少人的生死命运,到了最后,他自己的生命却就这么蜷缩到一个小小酒坛之,了无生息的安葬在了这里。

“老刀,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是否要找毒尊韩无杀算一算账?”荆长风和段命关系最好,安葬好了段命,他想起段命正是死在韩无杀的毒下,忍不住向刀无双询问。

刀无双沉吟片刻,道:“不错,但韩无杀行踪一向隐秘,我们去哪里找?”

荆长风咬牙道:“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去他的大本营闹个天翻地覆。”他说的正是韩无杀在南云国的栖身之地毒宗。

“段命兄弟是一对一伤在他手,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我们去了南云国毒宗,拿他的徒子徒孙出气也没什么意思。”刀无双摇了摇头。

“韩某早就听说龙尊右使义气深重,恩怨分明,今日有幸闻君几句话,果然如此。”正在这时,一个儒雅的声音幽幽响起,令在场诸人都是心一凛。

“韩无杀!”听到这个声音,荆长风突然怒目一睁,冲着林子外边高声大喝。

刀无双却出奇的冷静,他双手在空压了压,示意几人不要多说,自己冷冷地道:“韩无杀,以你的修为,下毒却又当场毒不死人,留着段命兄弟一条命,就是为了拖我下水罢?”

随着大笑,韩无杀那披着银色大氅的身影已经如同鬼魂现身一般突然出现在竹林之,他笑道:“原本韩某也不想得罪刀兄,但刀兄身负绝艺,又对轩辕伏龙无比忠诚,所以韩某不得不出此下策。”

刀无双冷笑数声,道:“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们终究没有想到我的身体早已经客服了鸿鸣刀的反噬,并且会将鸿鸣刀带了出来。”

韩无杀微笑道:“不错,刀兄能将鸿鸣刀运用自如倒也罢了,但刀兄能从伏龙尊教叛教而出,并拿走鸿鸣刀倒的确令韩某有些出乎意料,不过这么一来,也就更加坚定了韩某取刀兄性命的决心了.....”

刀无双手一翻,已经将背后的魔刀鸿鸣取下一扬,强大的杀气立刻蔓延出来,本来静谧的竹林立刻惊起无数雀鸟。他沉声道:“不必多说,动手罢。”

霍君白以往跟着刀无双,知道遇到诸多强敌时他都没有出鞘鸿鸣刀来迎敌,输入这个程序的地址只有在受伤后对付碧月魔宫的妖魔护法时他才拿出来用了一下而已,这时刚一见韩无杀他便将鸿鸣刀取出,可见韩无杀实力之强的确是让刀无双不得不全力应付。

见了刀无双手的鸿鸣刀,韩无杀啧啧两声,道:“好刀,好刀。怪不得左兄早就想拿到此物.....”

“哈哈哈,刀贤弟,我这做哥哥的真该感谢你将鸿鸣刀从圣教带出。”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大笑声突然暴起。

听闻这阵笑声,刀无双和荆长风瞳孔同时一缩,二人口同时吐出一个名字:“左裂天!”

“哈哈,刀贤弟不辞万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段命那个没用的家伙达成心愿?”刀无双和荆长风的话音一落,一个魁伟雄奇,身背巨刃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竹林之。

那人的面容在林间的阴影缓缓浮现,正是与刀无双齐名,伏龙尊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龙尊左使左裂天。

左裂天的身型高大,足足比刀无双高出一个头来,他扫了一眼场内,看到霍君白时突然眼含凌厉,仿佛要一切映入他眼眶的东西撕裂一般。

“原来是你.....”左裂天一眨不眨的盯着霍君白,沉声吐出几个字。

“什么是我?”霍君白虽然早就做好了应战的准备,但在左裂天这等高手的凝视下,心仍是油然笼罩起一层惧意。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毒兄,这小子乃是我左某人杀弟仇人,今日终于让我碰到。我先宰了这小子再帮你对付刀无双。”说话在整个二审期间的同时左裂天依然一眨不眨的瞪视着霍君白,不给他一丝可乘之机。

韩无杀微微一怔,皱眉问道:“左兄,你可莫认错人了?这小子现在修为虽然勉强过的去,但令弟双极门左阳雨遇害之时这小子修为却远远不如令弟,他怎么可能是凶手?”韩无杀是霍君瑶的师傅,料想他是从霍君瑶那里得知霍君白以前的修为状况。

左裂天冷声道:“毒兄莫非是在怀疑我左某人的眼神?”

韩无杀皱眉道:“不敢,我只所以希望队员们能够尽快接受我的想法。”为了加深球员们的印象是不明白,当年这小子修为只有那么丁点,如何杀得了令弟?”

左裂天冷然道:“当年这小子一个人当然不是我弟弟一招之敌,但除了这小子之外,还有一个天脉雪陆的女忍者。她才是杀害我弟弟的主谋。”

韩无杀轻轻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左兄干什么要急着杀这小子,留着他问问那女忍者下落不是更好?”

霍君白插口道:“龙尊左使,你弟弟左阳雨图谋我姐姐放在我这里的宝贝,和他女儿一起骗走了那件宝物。所以才遭来大和国忍者暗杀,他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左裂天充耳不闻,沉声道:“小子,你将那女忍者的信息告诉我,我不仅可以免了你吃零碎苦头,而且可以让你多活三年,三年后你再来领死,”他也知道韩无杀有意维护霍君白的性命,所以语气也慢慢缓和下来,他的首要目标还是找到杀死左阳雨的上杉铃音和她带走的胧月魂石,虽然他同样想杀死霍君白,但成大事者又岂能小不忍而乱大谋?请访问:

成都神康癫痫病医院
无锡哪家白癜风好
忻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